不要輸給世界的常識 | 設計師廖小子(廖俊裕)

不要輸給世界的常識 | 設計師廖小子(廖俊裕)

就算他坐在讀字書店入口的角落,但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會錯過有著長髮搭上鮮豔花襯衫的小子哥吧? 一開始是因為拍謝少年的虱目魚認識到廖小子設計師的作品,追了幾個月的動態也逐漸喜歡上這位和台味、街頭風格幾乎被綁在一起的設計師,而到了《兄弟沒夢不應該》搶下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獎,才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我喜歡他的設計,便鼓起勇氣主動邀請了小子哥來桃園設計論壇當講師,而我很快的得到一個豪爽的:「好,直接到讀字來找我吧!」

 

當「台灣設計」成為一個要求與壓力時

 

「我們台灣人一直在想台灣是什麼,台灣有著很多很異種交疊的文化,我們總希望有一個凝聚的主體、單一的形容詞來形容台灣,但有沒有可能我們其實不應該用一個單一的詞來形容她呢?」小子哥一開始,就試著推翻我對他「很台灣、很台味」的印象,讓我開始思考為何我會定調他的設計就是台灣風格

 

小子哥說他今年被邀請去評了很多的設計獎,學生試著去關注茶文化、宮廟文化、二十四節氣......雖然令人欣慰,但「台灣風格」難道只有這些嗎?

 

「對於過去,我們有沒有了解台灣的歷史,誠實去面對我們被殖民、被統治過的影響,而不必像現在去敵視所謂華國美學,或像在國民黨政府時期討厭受日本人美學......承認吧,因為我們的確有受他們影響;那到了現在,我們如何以台灣為主體,學會用視覺去和別的國家溝通,創造我們自己的視覺語言;接下來,有這個語言後要怎麼走? 我想就不會是一昧的抄宮廟的東西,或是複製什麼,例如,有些年輕人很愛做長輩圖來玩,那然後呢? 要如何在這長輩圖的脈絡下創造出新的語彙 ?

 

小子哥說他在接觸一些跨國合作案時發現,業主在找設計師時,大多只是喜歡某個設計師、喜歡某一種風,不會根據國家來選,都是以設計師、工作室自身的特徵和能力為主,所以當我們在想「台灣是什麼?」這個問題時,是否是該回過頭來問「為什麼我們需要去思考她是什麼?

 

你是否在找台灣的過程中,先失去了自己?

 

「有人會說我很台、有台灣風格、很庶民,但我不會這樣自稱,我只是在這片土地長大,把生活經歷變成作品而已,所以我沒辦法說自己代表台灣,我只能代表我自己,或同樣在嘉義長大、從鄉下地方到高雄工作,再來到台北,沒經過什麼都市洗禮的那群人吧? 但這樣一直被冠台灣風格到最後也隨便你講了。」小子哥講到這笑了出來。

 

他說在學生時期也曾夢想像很多前輩那樣,能做很有氣質的設計,但他的案子是從大賣場DM、補習班傳單、言情小說封面開始的,一開始他也是失望的,直到他發現,那些他不喜歡的誇張大字、過度鮮艷的色彩,在他喜歡的義大利設計師手中、美國的品牌設計裡一樣好看,那他能不能做到一樣的事?

 

於是他決定用業主的要求來嘗試,因為這些設計能在街頭歷久彌新,正是天擇演化下的一種Sense,他試著把這套邏輯運用到能符合自己的美感,這雖然困難,但磨練下來便成了小子哥風格的基石。自始至終他想的都不是創造「台味、台灣風格」而是「我的風格」。

 

誠實面對作品、誠實面對自己

 

「我們對日本設計都有一個既有想像,但日本也有很狂放的設計師、有很安靜的設計師,而日本風格是大家把他們的作品全擺出來,好觀察出他們和其他國家不同、專屬這群日本人的特色,才出現日本風格的。」小子哥認為,台灣設計也要是如此,我們應該鼓勵每個人去創造出不一樣的狀態,然後所有人一起展現自己的創作,再去找出共同點,歸納出台灣的風格,而不是要每個人先入為主認為「我要去表達『台灣』」

 

放下「台灣」二個字去創造你自己喜歡的設計、自己的風格吧!因為「台灣設計」這個定義,正因你發展的風格而逐漸的被補全,「勇敢的去創造屬於『你』的設計吧!」小子哥帥氣的說著。

 

 

論壇活動時間:2019.9.22(Sun)13:00-19:00
報名連結:https://www.surveycake.com/s/vPBWw
活動地點:興光堡壘青年創藝聚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