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邊緣的媒體進攻 | 邊緣工事 黃懷陞

城市邊緣的媒體進攻 | 邊緣工事 黃懷陞

當時在聽小馬(黃懷陞)分享他曾經做到的事,我眼睛瞪得大大的,那些事一點都不像他描述的語氣那麼的平淡,在巨大的舊社區中創造出全新樣態的市集活動、熄燈的老舞廳裡被滿滿年輕人盡性的歡唱所點亮、居民成為市集的一部份在街道上成為最吸睛的主角、仿如游牧民族在......當邊緣工事的小馬說出「這些事是雖然是支持我們走下去的最大動力,但真的很不賺錢呢!」大家都笑了,是啊,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,沒有無比的熱情是無法成就的吧!

 

人群之外的邊緣人市集

 

「因為我在讀大學時,老師很嚴格,我們做的東西常常會被罵到不行,甚至就被丟出窗外,但這些東西我們也投注了很了心力,想說大家就把東西收一收擺個攤,看看有沒有人要,邊緣人市集就這麼開始了」小馬大學讀的是建築系,他說作品被批評的當下雖然難過,但現在回想起來,那是個多麼必要的過程,因為出社會後客戶的要求與現實,多更令人沮喪和失落,邊緣人市集的初始,是認真的看待每個作品、每個人或許有些不成熟或天馬行空的小玩意,而這樣的精神,融入了現在變成市集團隊的「邊緣工事」。

 

「我受Archigram(英國建築團體「建築電訊」)影響很深,這本雜誌讓一堆建築的大師說那些最不可能的想像,每個時代都有不可能,都不切實際的建築設計,但誰說這些奇想不可能在未來實現? 如果我們所有東西都不去想像其他可能,我們就永遠停在現況了不是嗎? 建築是如此,市集也是如此。」

 

媒體? 媒介? 載體?

 

本次小馬要談的「媒體」,並不是我們狹義上的資訊傳播業或工具,而是這個詞本身那個承載精神、是想法與思維載體的定義,邊緣工事雖然以邊緣人市集有名,但他們也是空間設計團隊,投入相當多有趣的案子。空間,是建築師的傳達想法與表演技巧的媒體,而市集在空間上的實驗,也是市集規劃團體精神的表現。

 

「我們每次都在那些可以不用賺錢的案子去實驗不同的可能,像是大劇場中有沒有可能沒有前後台之別?市集之中有沒有可能以居民為展品?有沒有可能用除了帳篷以外的攤位規劃?有沒有可能讓市集不用定點像游牧一樣?有沒有可能用引導標故意讓人迷路而讓他在我的展區待久一點......

 

小馬在簡報預演的過程中,以更多的例子打開了我的眼界,我漸漸明白空間魔術如何創造不可思議的成果,近幾年展場與市集設計規劃,成為許多團隊努力投入的項目,有些人創造五感體驗、有些人加入互動技術或科技、有些人在空間下功夫,我們的會展市集產業化,並擁有著堅強的實力,這都是像邊緣工事這些先行者氜願意賠進資本和時間來挑戰,我們才能有如此精采的現況吧!

 

緣側

 

「有一種生魚片叫『緣側』是魚肉側邊接近鰭的肉,因為那裡很常動,肉很好吃,我覺得城市也有著他的緣側,在城市與鄉村的邊緣充滿了很多規格化、標準化外的活躍元素,像那些根本像浮在空中的鴿舍,還有那些一打開可以變舞台的大貨車,這些元素是我擷取靈感最可口的來源,這些早已藏在社會和邊緣的能量,會找到突破點進入城市的」

 

 

而這次邊緣工事的進攻突破點,就在本次桃園設計論壇,他們將用最特別的案例與他們那些不可思議的經驗,一舉突破你想像的界限,你準備好了嗎?

 

論壇活動時間:2019.9.22(Sun)13:00-19:00
報名連結:https://www.surveycake.com/s/vPBWw
活動地點:興光堡壘青年創藝聚落